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火车一响 黄金万两 清末首个大智门火车站照片曝光

[复制链接]
分享到:
发表于 2020-9-19 14: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来源 侯红志 人文武汉

火车一响 黄金万两 清末首个大智门火车站照片曝光-1.jpg



清末大智门火车站照片现身。

近日,原籍武汉的旅英华人范榕先生发来一张晚清时期大智门火车站近景照片,据称,这张照片由对武汉很熟悉的意大利建筑师马方济提供。范榕先生同时还提供了一本晚清时期京汉铁路全线开通照片册,其中有张火车开进大智门车站的远景照,与这张近景照为同一场景。


火车一响 黄金万两 清末首个大智门火车站照片曝光-2.jpg


候车的乘客蓄着长辫。


近景照主体部分为一层西洋式小型站房建筑,坡屋顶前出,由斜衬支撑形成风雨廊,门窗及房顶缀有欧陆配饰,大门前放有称重地磅。照片中点处站有两洋人和一着外国传教士打扮的人,其身后站牌下方为中文“汉口大智门”,上方左边为英文“汉口”,右边为法文“城市”。此前,在有关历史文献照片中,京汉铁路汉口老城区大智门车站前后曾有两座站房,一座是两层砖石结构站房,一座是保留至今的法、德四堡式建筑站房。这张照片的出现表明,1906年京汉铁路开通时,曾建有一座小体量的欧式站房,这座站房何时拆毁重建了第二座站房?有待查证。

大智门车站的肇始

京汉铁路大智门火车站相继修建的这三座站房,延续了一百多年历史,是中国早期铁路建设史的见证,也是武汉城市发展的见证。19世纪与20世纪之交,武汉城市发展关键因素之一是修成了京汉铁路,在这本照片册的内封上写有中文“中国铁路总公司承造 中国铁路比公司 京汉铁路”,时间为“1899—1905年”,其中,“比”为比利时。这段文字印证了晚清朝廷开建京汉铁路的曲折开端。


火车一响 黄金万两 清末首个大智门火车站照片曝光-3.jpg



京汉铁路开建时名为卢汉铁路,从提出动议到正式开建,达7年之久,其中主要难题在筹款。张之洞预计全路造价银1600万两,“当以商股、官帑、洋债三者共行始能成事”,后官款不能到位,商股筹办落空,最终定于“暂借洋款”。

1896年,盛宣怀出任铁路督办,设大清铁路总公司于上海。1897年,张之洞通过盛向比利时银行借款,是年5月,大清铁路公司与大比银行工厂合股公司订立《卢汉铁路借款合同》,借款450万镑(合中国库平银3750万两),20年还清。借款落实后,卢汉铁路分别由河北、湖北两省分段同时动工。


火车一响 黄金万两 清末首个大智门火车站照片曝光-4.jpg


1911年,汉口江岸(刘家庙)火车站。




卢汉铁路后易名京汉铁路,这次易名表现了大清朝廷对铁路犹如“小伢放炮仗——又爱又怕”的心态。在19世纪七八十年代,晚清朝廷内部顽固派与洋务派就修铁路有过激烈争论,1880年,朝臣刘传铭、李鸿章均提出过修铁路用于兵运、商务、矿务、漕运,均被顽固派以有生事、扰民、(洋人)夺利之弊而阻止、搁置。


火车一响 黄金万两 清末首个大智门火车站照片曝光-5.jpg


京汉铁路开张时的张之洞。




光绪十五年(1889年)三月初二,张之洞乘顽固派驳难刘传铭主张修(天)津通(州)铁路相持之时,上奏《请缓建津通铁路,改建腹省干线折》,提出不急修津通,先修北京至汉口的铁路,至顽固派对内陆省份修干线之议猝不及防。清政府肯定了张之洞的主张,认为该计划“尤为详尽”,给予照准。

北京至汉口铁路开工修建之初,清廷一些要员依然对这个“害根本、害风俗、害财用”的“妖物”怀有戒心,京师重地对铁路仍是欲迎还拒,便将起点定在京郊的卢沟桥,终点定于汉口,故名卢汉铁路。待到1906年建成开通时,朝廷已于庚子国变后痛定思痛,再续洋务,铁路便一直延伸到北京城的正阳门,名称亦改为京汉铁路。至民国十七年(1928年),北京改为北平,复改称平汉铁路。


火车一响 黄金万两 清末首个大智门火车站照片曝光-6.jpg



卢汉铁路开工后,1898年5月,汉口玉带门至滠口段长23.5公里线路竣工;1902年汉口至河南信阳段建成通车;1906年3月,汉口至北京正阳门全长1214.49公里全线建成通车,4月1日举行通车典礼,清廷派张之洞与直隶总督袁世凯验收,大智门火车站当时所建站房,便是这张新出现照片中的建筑。

第二代站房毁于战火

在本文这张老照片出现之前,文史界一直认为,大智门车站只有过前后两座站房,一座是现在已挂牌全国文物保护单位,位于汉口京汉大道车站路、那座有四座塔堡的法式建筑。另一座,则是在各种资料中出现的,先于这座站房的洋房式站房,该站房占地800平方米,主站房为两层结构,斜面坡顶,弧形拱券门廊,方形砖雕壁柱,两侧配以单层附楼。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不久阳夏保卫战打响,大智门车站的部分建筑被炮火损毁。


火车一响 黄金万两 清末首个大智门火车站照片曝光-7.jpg



现在的大智门车站站房建筑建于1917年。1917年12月30日,《汉口中西报》刊发《扩充火车站之伟观》新闻,此时,新大智门火车站经改建落成。新大智门火车站由比利时贷款,法国工程师设计,建筑面积4000多平方米,是法、德式四堡建筑。客运室为两层木结构,钢筋混凝土楼板、木架屋,方斗形铁皮屋面。站房正面中部有一超大的半圆拱窗,两侧各有2座绝对尺度很大的塔堡。站房坐西朝东,面临租界,楼上办公,楼下售票、候车。这座新车站确实要比老车站“伟观”了许多,现在看,比第一座车站更加庞大。


火车一响 黄金万两 清末首个大智门火车站照片曝光-8.jpg



1911年,辛亥革命阳夏战争时。

火车一响 黄金万两



大智门火车站与汉口城堡有着密切的关系。居仁坊、由义坊、循礼坊、大智坊是汉口镇最初的四坊。1864年,为防后湖水患冲击汉口集市,另一方面也为防捻军南下,汉阳知府袁焻主持修筑汉口城堡,上起硚口,下到一元路设八个城门:玉带门、居仁门、由义门、循礼门、大智门、通济门以及东西两个便门。沿着汉水,长江至今天的中山大道,即从硚口路至一元路之间的范围,均在汉口古城堡所筑起的高墙之内。卢汉铁路在城墙外,铁路与城垣大体平行。在卢汉铁路修筑期间,几个城门所在地成为与铁路垂直的交会点,随着汉口城堡的拆除和城墙的消失,新的商业街道空间开始形成,而以铁路站房为核心的商业辐射形态日渐成型与完善,从整体上改变了武汉在近代中国经济中的格局。


火车一响 黄金万两 清末首个大智门火车站照片曝光-9.jpg



武汉人过去有句老话:“一生不出门、是个大福人。”说的是出门难,难在路难行。铁路开通前,外埠走武汉主要是水路和前人留下的驿道,运不了多少货物。武汉地处中部,为四川、陕西、河南、湖南、贵州、江西、安徽、江苏以及湖北九省通衢,但经济上是个矮子。京汉铁路通车后,武汉对南北方面的经济吸引力大增,此前,北方的天津商业圈令武汉难以望其项背,河南商人大多跑天津做生意,铁路通车后,河南人南来入汉者剧增,致“汉口与河南密接。”京汉铁路通车前,河南省郾城、周口一带货物主要经沙河、周家口输出镇江,通车后,则改由周家口至漯河由铁路输往汉口。


火车一响 黄金万两 清末首个大智门火车站照片曝光-10.jpg


民国时期,汉口大智门火车站。




京汉铁路通车前,从北京运货到武昌,沿着古驿道要走27天,有了铁路后,“普通快车60小时可以到,快车只需36小时“,而且运货量也不可同日而语,比以前用畜力、人力运输高出千万倍。当时有统计说,汉口的商品流通总量迅速增加了4倍以上。当然,这还是当年的记录,单凭速度而言,现在坐高铁,几个小时便到。

京汉铁路通车后,汉口市区建成了江岸(刘家庙)、大智门、循礼门和玉带门4个车站,从此,武汉市场呈现火车、轮船、货运。客运交互联运的格局。《夏口县志》记载当时地价飙升的情形说:“猥自后湖筑堤,卢汉通轨,形势一年一变,环境寸土寸金。”

车站始终不在法租界


当年,大智门车站在汉口五国租界中离法租界最近,卢汉铁路修建时,法国人便对即将到来的巨大商机垂涎三尺,企图将其揽入怀中,但法租界边界最终却停留在距火车站60丈之遥,此事源于张之洞在外力夹缝中的“守土”之举。

在比利时承办卢汉铁路时,由于法国人暗中使劲,“比国暗将股份转售法人,其工程师多系法人。”在卢汉铁路建设全面铺开时,法租界背面的大智门车站也在建设中,这刺激了法国人将租界与车站连接起来的欲望。自1901年5月起,法国领事屡次要求展拓租界。湖广总督张之洞认为:“盖其意不仅在宽展租界,实欲揽我路权也。路为中国之路,所经之地必须全系华界,……若与一国租界毗连,则平日官民商旅搭车运货,固多不便。一旦有事,转运兵械粮饷,尤为外人所挟持。”便极力阻止法国人的企图。经多次拉锯似谈判,1902年11月12日,湖北汉黄道江汉关监督与驻汉法国领事签订《汉口展拓法租界条款》,把法租界向西扩展到(汉口)城堡以外,自官地西距铁路60丈为止。


火车一响 黄金万两 清末首个大智门火车站照片曝光-11.jpg



关于这60丈,法国人其实并没守规矩。抗战武汉沦陷时期,法租界曾在其边界竖栅栏,封闭租界。竖立在车站路的栅栏与大智门火车站保持“60丈”距离,因而日本人得以在车站前面拍照,留下了占据车站的照片。1991年,武汉沦陷时期曾住法租界的台盟武汉市委员会顾问张厚恺老先生曾亲自丈量这“60丈”,他说:“法租界西界线,专家学者论著都维持在“60丈之界”,而且都以车站路永贵里与长安里之间为分界线(永贵里属法租界)。车站路西栅子即设于永贵里西墙角,我用步量法量出永贵里西墙至铁路线大约160公尺,相当于48丈。同时,还观察天声街、如寿里、辅堂里、新成里、平安里等处法租界旧界形成的西界线,距铁路线不是60丈,而是48丈。”


火车一响 黄金万两 清末首个大智门火车站照片曝光-12.jpg



抗日战争时期,大智门火车站风云际会。1937年9月17日下午,国民革命军第9军军长郝梦龄,正是从这里北上抗日,血战成仁,终得马革裹尸还;1938年春,八路军副总指挥、横刀立马的彭德怀在这里莅临武汉;台儿庄战役中,41军122师师长王铭章以身殉国,灵柩经大智门车站运抵武汉,这一段段往事为老站书写了一页页浓墨重彩的历史篇章。

大智门车站老楼今夕

1991年10月,汉口火车站搬迁后,京广线穿越汉口中心城区路段被拆除,改造成京汉大道。今天,武汉轻轨一号线穿行于老京广线的脊背之上,大智门轻轨站代替了原来的名号。大智门火车站站房建筑经过整修,大体维持了原有的风格。有段时间,车站候车厅曾出租给“动力火车”迪斯科舞厅,后来,武汉轨道交通有限公司收回管理,曾花100多万进行维护。作为武汉地区重要的工业遗产旧址,大智门火车站站房建筑2001年被列于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4年10月,武汉市文化局提交将大智门火车站改造成博物馆的请示,当时市领导作了批示,并转发至轨道公司,该公司曾作出过成立陈列馆的预案。2006年9月,武汉市人民政府参事室布衣参事胡全志曾提出《中国武汉铁路历史博物馆》的建议案,提议规划车站本身与周边环境的配套建设,将火车站建成实物馆,两侧铺上铁轨,摆上铁道机车,复制站台原貌,恢复引入车站路等地的老字号,综合打造以大智门火车站为中心的商贸历史文化旅游区。


火车一响 黄金万两 清末首个大智门火车站照片曝光-13.jpg



2020年9月11日,大智门火车站候车厅。田联申摄


打捞江城记忆 钩沉三镇往事




火车一响 黄金万两 清末首个大智门火车站照片曝光-14.jpg


1905年,张之洞与京汉铁路中外工程人员。范榕供图


作者来源 侯红志 人文武汉




上一篇:西安火车站改造有序进行中,变化太大了,带你先睹为快
下一篇:海南距大陆最近19.4海里,没有桥,火车是如何进入海南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购票上车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